努力不一定成功,但不努力一定很舒服

混忍3圈
文笔不好,只写自己喜欢写的,即便写不到点上。
其他待定
请各位积极评论呀

杂食

水葬/琳椒琳

琳:精英小队正式队员

小椒:精英小队后备队员

 


  她说,她想去大海那边看看,高出海平线的那座高山上,住着她的家人。


  琳坐在山间的亭子里,手里把玩着一只小海螺,她轻轻的把海螺放在自己耳边。大海的声音。琳侧身躺在石台上,双眼半睁着看向远处,将手伸到眼前,像抓住了什么东西似的“想去看海——”“琳姐?”小椒从半掩着的树丛里探出半个身子,“我就知道你在这”小椒清理着头上的残枝败叶,“周年庆典马上要开始了琳姐——”小椒压低了声音,不安分的双手捏着裙摆,脸颊涨红的对琳说:“今晚的烟花......能不能和我一起去看?”看着小椒小心翼翼询问的样子,琳不禁笑出了声,“可以,椒儿亲自邀请我我怎么能不去呀。”琳拍拍小椒涨红的脸颊,“走吧。”“...好的琳姐,”小椒别过头,嘟囔了几句,“又把我当小孩子.....”


  小椒快乐的在街上蹦哒,琳在后面看着那人儿轻轻一笑,对她招了招手,“椒儿,我在这。”小椒眼睛一亮,跑过去抓住琳的手,“琳姐!那边有好多好吃的!”“好,我知道了,走慢点。”小椒打包了好些小吃,琳在小椒后面跟着付钱。突然一阵轰鸣在天空炸开,人们抬头,一朵灿烂的烟花映在眼中,很美。“!!!”小椒急忙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,牵住琳的手“琳姐!我们走!去晚一点就没位置了!”琳感受着小椒手的温度,很暖。


  烟花很美,椒儿也很美。琳看着一旁激动的小椒“琳姐!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盛大的烟花!”“嗯。”“真的好美啊!”“嗯。”“好像要放完了...”“是呀...”琳靠近小椒,阴影压在她身上,“哎?琳姐干什么?我看不到了。”随着最后一朵最大的烟花炸在上空,琳的吻压在小椒的额头,“庆典快乐,椒儿。”

  小椒:大脑当机中...


  “啊——庆典要结束了QAQ”小椒压到琳的手臂上,蹭了蹭。“是啊,要开始接任务啦。”琳低头翻阅着古书,任由小椒乱蹭。“对了琳姐,长老们说任务完成后会给我们放个假~琳姐你要去哪里呀?”“我吗?”琳轻轻合上古书,揉了揉小椒的头“我想去海边。”“唔~那我也要去!我要和琳姐在一起!”琳拿出海螺,放在耳边听了听,“琳姐?你在听什么?”小椒凑近琳拿着海螺的手,琳将海螺放下,放到小椒手里,“椒儿,这个当庆典礼物送你了,可以听见海的声音。”小椒好奇的放在耳朵旁听了听,是有声音,像海浪拍击礁石。小椒往包里翻了翻,拿出一只桃色的簪子,“琳姐!你看这个!好看嘛?给你的礼物哦!”琳接过簪子,戴在头上,“你看我好看嘛?”琳向着小椒眨了眨眼。“好,好看!”小椒看着眼前的人,桃色的簪子和浅粉色的和服,很搭,很好看,像那晚的烟花一般。


  就像那晚的烟花一般...逝去了。


  “乖,只是有个简单的任务需要我去做,还有别的精英队友陪同呢,不用担心啦椒儿。”琳拍拍小椒的头,小椒没出声,看着琳挥手和她告别,她没有反应,能让一整支精英小队都出动的任务不可能那么简单。小椒的手在发抖,心中闪过一丝不祥。


  “精英小队仅两人生还,其余队员已亡。”大家看到消息后一怔,有些人已经呜呜的哭了起来,人们守在那一具具盖上白布的躯体旁,擦着眼泪。小椒抱着侥幸心理绕着前辈们的尸首转了一圈,最后她看见了一具尸体头上的簪子和露出的衣角。淡粉色的和服和桃色的簪子......很搭。


  小椒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,趴在地上开始大哭,哭了很久,嗓子都哑了。最后红肿着双眼站起来,双手抖动的很厉害,最后取下了簪子,将琳的身躯埋进了墓园里。


  小椒站在船上,船行驶在平静的海面,泛起一阵阵波浪。小椒将兜里揣着的海螺放在耳边,没有声音,什么...都没有。小椒的眼泪滴在海螺上,大滴大滴地泪珠从海螺的纹路中落下,渗进船的木板里,融进大海。


  小椒亲了亲手中握着的簪子,把簪子放进海螺,顺着水流的方向,将海螺放置在水面,看着渐行渐远的“小舟”小椒抬头看着遥远的海平面,轻轻说了一句:“琳姐,大海真的很美,但不及你。”


  远处的“小舟”上,慢慢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,她穿着淡粉色的和服,头发中插着桃色的簪子,一只手划着桨,空出来的另一只手轻轻的,对着小椒这边挥了挥手,“琳姐,我喜欢你。”小椒酸涩的看着漂远的海螺,“小舟”上的人缓缓转过头,笑着吐出几个字节:“椒儿,我也是。”


悖/隼黑

  那天夜很深,戴着面具的男人坐在屋檐,身旁的瓦片上放置着一坛半开的酒。小小的院落中栽了一棵很大的桂花树,每到这时花开得最盛,坛中落进几瓣花,泛出一丝酒香,男人提起酒坛,把面具斜放一侧,将酒一饮而尽,撑起身子飞进屋内,没了动静。

  清晨的意识朦朦胧胧,小黑因为宿醉头疼所以扶着额头,撇见桌子上的早餐旁放着一杯茶,皱了皱眉头便一口闷下,苦但有效,已经清醒许多。

  酒意到部队已经消散了,小黑轻松了不少。“小黑。”闻声转过,见到来者不由得一惊,“队....队长早。”面具上毫无波澜,“你今天怎么戴面具了?”小黑沉默,拿下面具,轻轻擦拭着。“......突然想带了。”小黑抬起头看着隼白,笑得一脸灿烂。“队长你不觉得这样很帅吗!”隼白连咳了几声,镇定地发给小黑一张悬赏,“今日的。”说完,隼白转身就走,“谢谢队长~”隼白脚步顿了顿,轻轻咳了一声,“无碍。”便加快脚步离开,谁都没看到他那微红的耳朵。

  “这是...回到过去了?”小黑看着部队里生龙活虎的队友不敢相信。擦了擦眼睛,突然有点酸楚,路过的忍者看到笑着说:“才一天不见就想得哭起来了?”小黑对他翻了个白眼“去你的,我眼睛里进砖头了。”“哎?!”

  小黑在部队里的这段时光是幸福的,和朋友们饮酒喝茶,醉在月下。也在隼白房外的树上蹲着,看着灯下忙碌的隼白。谁知看着看着就睡着了,隼白在休息时间关窗才发现树上这黑黑的一坨,温柔的抱进自家,小心的放到床上,轻轻掀起被子盖上,凑到小黑耳边轻声说:“晚安。”

  “呃呃呃呃”小黑惊坐起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环视自己所处的位置,看看被子、看看天花板、看看身旁躺着的隼白,“啊,没事,继续睡。”小黑躺下,又起来,满脸惊恐“卧槽,隼白队长为什么会在我床上。”身旁的隼白被小黑的动作吵到,皱皱眉,把小黑拉到自己怀里,“别吵。”然后又开始睡。

  小黑闻着隼白身上的味道,“香香的哎...队长用了什么味道的香皂,有股桂花味。”闻着闻着,眼睛又困了,小黑手不自觉的搭到隼白腰上,睡了。

  小黑醒来时隼白已经走了,洗漱完看见桌上放着一份早餐,几口进肚就呆坐在椅子上“这地方好干净,好像不是我家...等等”小黑惊觉“这不是我家啊啊啊啊啊!”小黑开始大叫,“怎么办怎么办,我是不是被绑架了!啊啊啊啊啊啊!”随着门开启的声音,小黑的叫声戛然而止,好奇地看向门外。“隼白...队长?”

  隼白坐到小黑面前,“这是队长家?”“嗯”“我睡了队长的床?”隼白点头,“昨晚队长和我睡一起了?”隼白沉默,小黑随之沉默,小黑内心慌得一批。隼白突然站起身,“队...队长?”小黑一惊。“今天天气挺好,出去走走?”隼白咳了几声,他向小黑伸出手,小黑脸色沉了一瞬,抬头满是笑意的将手搭上,“好啊,我们走。”“话说队长你这几天怎么老咳咳咳咳的,是不是感冒了,要不我给你点感冒药?”“......啰嗦。”

  小黑手握着忍刀,气喘吁吁的看向隼白“隼白队长。”隼白答应,小黑把刀收回刀鞘,“我问你”隼白轻轻点头“你所追寻的正义是否偏离了你的忍道”隼白没说话,这便是他的答案。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小黑转身正欲离去,隼白喊住他:“小黑,希望下一次,你可以站在我这边。”小黑无力的挥挥手,转身离开。

  “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隼白皱眉看向面前伤痕累累的小黑,“我以为你会站在我这边。”小黑嘴角带着血,虚弱的对着隼白笑,“隼白队长,你所追寻的正义是否改变了你的忍道。”隼白怔住,在消失的最后一瞬说:“我的忍道从未改变。”小黑戴上面具,“我还是不能改变这样的结果,即便再次重来也是如此。”他缓缓落入水中“隼白队长做定的事,谁都无法阻止。”最后沉至水底,“我还是错了吗?”小黑不舍地闭上双眼。

  谁都没有错,只是因为心中的正义相悖。

苍黑

  雨下得大,啪啪地拍击着纸窗。几户人家的窗子被打破,漏进了几缕寒风,风中伴着一个青涩少年的哭声,尖利的令人心疼,不一会儿,声音伴着风雨离去,人们什么都没失去,只是几扇微不足道的纸窗而已,但那个哭的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少年,失去了他唯一的亲人。

  小黑瑟缩地将被子裹得更紧些,对于怕雨的他留下呼吸口便足矣。一阵雷声惊得他打了个颤,这场大雨的凶猛丝毫不逊色于当年。小黑紧闭双眼,细长的睫毛渐渐被眼中的湿润粘住,小黑摸了摸自己的双眼,自嘲地笑笑:“说好的那是最后一次,我可真是懦弱。”

  小黑一把掀开被子,看见窗外伫立着一道黑影,便拿起一旁的武器,蹑手蹑脚地走近窗户,推开。小黑的动作虽然很大,但并未发出响声,那黑影仍旧站在屋檐上,小黑借着闪电的光看清了来者,是比自己小一级的,叫苍牙。“苍牙?”苍牙瞅了瞅身下,小黑的一个脑袋冒出来,一个翻身让自己离小黑更近些,“炎魂前辈!”“你为什么在这。”“听其他前辈说您害怕下雨天,这不是刚好出任务嘛,顺势过来看看。”“看也看了,可以走了吧?”“等等!”苍牙死死抓住窗沿“前辈你看我衣服都被淋湿了,能擦擦再走嘛。”小黑看着苍牙不怀好意的笑,心想又不是自己让他淋雨的。但看着满身雨水的苍牙也于心不忍,只得无奈的挥挥手,示意他进来。“好嘞!”苍牙飞速地窜进了小黑的房间,雨水甩了小黑一脸,小黑满脸黑线的看着苍牙,自己又不能对后辈恶语相向,只能把气发泄到厨房的食材上。苍牙听着厨房里的响声忍不住笑出了声,结果厨房里的声音更大了。

 

幻觉/苍黑

    (๑‾ ꇴ ‾๑)角色死亡预警

    苍牙视角

  我有一个爱人,他时常陪在我身边。

  他笑起来很好看,一颗小虎牙露出,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,很可爱。

  他总是喜欢在我旁边坐着,像是能预知未来,总是出现在我即将到达的地方,见我走来便眨眨自己的眼睛,偏头一瞅,然后闲聊几句家常“早啊~”“今天天气很好哦!”“出去散步吧?”我对此只是走近,将他抱在怀里,然后他会用头蹭蹭我胳膊。   

  他并不矮,柔软的黑发在我下巴上滑来滑去,弄得我痒痒的,我会揉揉他的头发,真的很软,摸得太久他会像小猫一样炸毛,把我的手推开,说着什么“别摸了!要秃了!”我无奈的笑笑,带着留恋摸了最后一把。然后他就气了,背对过去不理我了,我只能叹口气走进厨房,给他端出一碟点心他才会两眼放光向我扑过来,活像一只小猫,吃完舔舔自己的手指,我总是对他说不要舔手,他点头答应,然后下一天还是这样。

  他有好多条围巾,我出门他也要跟着,问我今天穿什么衣服。我指指身上这套,他便跑进卧室,从自己的珍藏里找出一件衣服和围巾,然后拉着我的手说:“好了!我们走吧!”他总是戴着那条红围巾。

  他几乎每天都要出去,还记得第一次和他外出,我找不到他了,我在竹林里跑了好一阵,回头一看,他就在我身后,从未离开。

  有段时间我很难受,睡梦中看到了他,他拉着我的手,神情惶恐,张嘴说着什么,说到最后流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,眼泪冰冷的滴在我的脸上,那种感觉是真实的。

  后来有几天他不见了。我找了许多我和他去过的地方,竹林,山洞,集市,府邸......但都没有他的踪迹。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,抬眼便看到他坐在沙发上,他戴着那条红围巾,转头对我笑:“欢迎回家!”然后递给我一杯水,我接过,将水杯放在桌上。揉揉他的头,在他耳边轻语:“找到你了...”他羞红了脸,静静地坐在我腿上,将头埋进双膝,发出闷闷的声音:“我一直都在这...”

  不知怎么,我最近总是头疼眼昏还嗜睡。每天都是他叫我起床,给我准备早饭,拉着我的手出门。有一天他说:“我们去医院看看。”我摇头,他却坚持让我去医院,差点就因为我哭起来。我只得揉揉他那颗毛绒绒的脑袋,笑着轻声说:“好好,我答应。”他便睁大那双被揉红的双眼,露出虎牙,笑着扑在我身上。

  我嘱咐他在门口等着,我进去和医生交谈,他答应了。

  我把门敞开一点,坐在医生面前。

  “医生,我这眼睛好像出问题了。”

  “请描述病情”对面的熊猫人低头看着桌上的报纸。

  “我总是有一阵儿看不到他。”

  “他是?”医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。

  “我爱人,他陪我一起。”

  “他在哪里?”医生皱了皱眉,将报纸翻了又翻。

  “在门口。”

  他望了望门口,没有人在哪里,面前这个人是最后一位病人“......我知道了,你的眼睛并无大碍,只是...”“那就好了,谢谢。”我拿起还未写上的诊断书就匆匆离去,丝毫没注意身后熊猫医生的表情。他指着报纸的某处沉思,那处报道着一位忍村新秀出任务因遭武士埋伏而失踪的新闻。下面配着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人笑着,露出一颗虎牙,戴着一条红围巾。熊猫人叹了口气,哀叹道:“这么好的两个孩子,怎么...就成了这样。”

  回到家,我吻着爱人的额头,揉了揉他的黑发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亲爱的,再陪我一会,好吗?”

 
  (我也想揉别人柔软的头发)

(隼黑,微苍黑)

(*σ´∀`)σ(这里我本来想说些什么的,但是我忘掉了qwq)

(*σ´∀`)σ主隼黑,有些苍黑

(*σ´∀`)σ我只是一个连第六章血影都打不过的小菜鸡,文章里面的剧情都是自己的瞎想,希望看的愉快(*^ω^*)

我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取题目

今天的天有些阴沉,也许马上就会下雨。小黑站在武士城门前,手里紧紧的握着火扇,神情紧张。“没事的小黑。”琳拍拍小黑的肩,“冷静,不要慌张。”小黑看着身后黑压压一片忍者,将围巾扯了扯,甩在身后,带领大伙冲了进去。

  小黑一路上毫无阻碍的便进入了主殿——大名府,“你还是来了。”小黑骤停,抬头看向横梁,有一位围着蓝色围巾,头发雪白的人正站在上面,“我以为你会站在我这边,但看起来...”梁上的人眯了眯眼睛,“你更想和弱者在一起。”“他们不是弱者!”小黑吼着“他们是我们的队友啊...”“队友?现在不是了。”他俯冲下来,小黑躲闪不及,被对方震起来的石片划破了衣袖,“弱者,不配成为我的队友。”他用刀指着小黑,小黑没有说话,只是眼神非常坚定,同拿起武器指向对方......

  后来天下雨了,淅淅沥沥的小雨透过砖瓦滴入了殿内,殿厅内也像下雨了一样,滴落在二人周围的雨落在地上变成了红色,小黑瘫软在隼白身前,随后又缓缓站起身向隼白冲去。而隼白由于阴剑的力量,他并没有感到疲惫,反而愈加兴奋,像是毒品注射进他的身体,在身体中蔓延,血液在沸腾,身体在渴求着这种力量,无法停止需求。

  “小黑”隼白清冷的声音传入殿内“你现在选择追随我还来的及。”小黑一言不发,仍摆出一副攻击的架势。“以初代忍神之血肉,唤出朱雀,封印阴剑。”小黑是忍神的转世,自然可以做到,小黑身上滴落的血液淌入了地下,延伸,扩散,形成了一个图案,也是小椒的玉佩——那是朱雀一族的图腾。见图案已成,小黑念下一串不知名的咒语,隼白注意到了,但并没有听清,继续抵挡着从小黑四周出现的火球。突然,脚下的地板亮了起来,小黑站在正中央,扇出一个火球,但是那并没有向前冲去,而是环绕在外围,一圈又一圈形成了火龙卷,那是最纯粹的火焰,“小黑?!”隼白看着小黑被火焰包围,下意识伸手去捞他,却被火焰驱赶,只得眼睁睁看着小黑被龙卷吞噬。

  当龙卷消散时,随之伴来的是一声尖锐的呼啸,那是一只朱雀,“大人!”阴阳师突然出现,“它想拿走阴剑!”“什?”朱雀突然向隼白冲去,挡在隼白身前的阴阳师被刺穿随后消散,它避开隼白,流利地叼走了隼白身后的阴剑,然后从屋顶冲了出去,不知去向。

  “小黑?”

  当大伙赶来时,只有隼白一个人跪在地上,屋顶上一个大洞,雨停了,阳光洒落在大地四处,也从洞中漏进大厅,照在隼白身上,他的头发披散着,十分狼狈。“小黑呢?”浑身是伤的大家环视四周,除了隼白,就是地上已干涸的红色和略带烧焦痕迹的大洞。苍牙率先冲上前,扯起隼白的衣领,“小黑在哪!”隼白失神的眸子闪了闪,干裂的嘴唇动了动,说:“小黑他走了,带着我的一切。”苍牙松开了隼白,只抛向对方一个冷冷的眼神便离开了他。负伤忍者们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们看了看顶上的大洞,苍牙率先上去,顺着焦黑的痕迹越走越远。众人对视一眼,跟了上去,茫茫的大地上,只剩隼白一人,他将手伸向那个大洞,像是要抓住什么,可是又抓不住了。站在屋檐,树枝上,在竹林,山洞里的。大家都听见了武士城中传出的笛声,清脆响亮,哀伤悲痛的曲子一直传到了忍村,竹叶寨。大家都说,那一天,在笛声结束之后,传来了一声凤鸣,像是在告别。

  也许,有一天,大家还会看见一位围着红围巾,浑身黑衣的少年,他还会用欢快的声音喊着:“接下来交给我吧!”

如果你觉得一篇同人ooc,你该怎么办?

画画的狐狸🦊:

最好的办法,离开当前页面,就当自己踩了屎。


 
 


最坏的办法,拉黑作者,然后在自己的空间里吐槽一顿。


 
 


但请记住,不要在作者的评论区骂人,不要指名道姓辱骂一个作者,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对作者说“你的作品真ooc,我骂你有理!”


 
 


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礼貌问题,什么叫礼貌?当一个人做一件事没有妨碍到其他人的时候,那么他做什么事情都是人家的自由,有权利不被人指指点点,说三道四。


 
 


你有觉得一篇文,一幅图不好的权利,你可以私下里和身边的人吐槽,你可以选择不看,这些都是你的自由,但你不能当着作者的面,就以一副道德楷模的姿态,以莎士比亚转世,拉斐尔投胎的模样,对着别人指手画脚,公开嘲讽。


 
 


因为就算是ooc的作品,也并没有伤害到你的利益,如果你还有礼貌的话,就应该记得,不去指责一个没有伤害别人的人,是做人的基本善良。


 
 


无论你自己的水平如何,无论你是不是买过官方的东西,你就算是官方下凡,文曲星附体,也没有那个资格。


 
 


因为人家没有伤害别人,也不该被你伤害。


 
 


切记,在餐桌上,最惹人讨厌的家伙,不是那些不会用刀叉的人,而是那些对着别人怎么用刀叉说三道四,指手画脚的人。


 
 


契诃夫说过一句话,送于所有人共勉。


 
 


“教养不是吃饭不洒汤,是别人洒汤的时候别去看他。”


 

我好了!

阿大大迪迪:

啊这个靓仔我可以!
来自日推画手@gamugamupon

呜哇T﹏T真的超虐,哭辽,这个感觉真的太好了,虚实相交,而且仰视的牛仔好帅!我真的哭死,这个太太真的神仙呜呜X﹏X

你需要茧刑:

【授权汉化】《游乐园的故事》

转自日推画手:@nao_sosaku

原推链接:https://twitter.com/nao_sosaku/status/1065987862577868800

是Nao太太以官方第五游乐园那张宣传图中的蜘蛛和牛仔为灵感画的短漫,情节和设定都很带感!能拿到汉化授权真的开心到飞起~

太太画的小牛仔非常可爱了~这个瓦尔莱塔小姐更是我理想中充满魅力的演员。如果她没有成为监管者,如果她的蜘蛛秀能正常上演,相信就会是这样暖心的小姐姐吧……

※翻嵌都是我,因为是授权汉化所以请勿再二传二改,授权相关内容进原链接评论内就可以看到。

顺便安利一下2333太太平时是主画黑白的,强烈推荐伞迷们关注

我遇到了老白!!!我吹两年!因为我遇到了两次!!!突然感觉我好菜,让老白救了三次……苦练技术,就为蹲老白!